一生奉献一生情——《岁月韶华》诠释的初心

原创大型陕北民歌剧《岁月韶华》日前在榆林的上演,深深打动了现场观众。该剧讲述了知识分子童玲和沈鸿一家四代人扎根陕北,献身公路事业的人生阅历,热忱歌颂了黄河流域公路建设事业的光辉成绩和筑路人的爱情坚守和精力情操。

难忘曾经的陕北,人们奔走于曲折的大山大沟之间,运输靠畜生、出门靠步行是最真实的写照。上世纪50年代,从省城西安到榆林, 大道奇 卡车载着乘客,逢山爬山,遇河过河, 晃 22天才干到达到。

难忘曾经的陕北,交通不便给这片土地带来的是闭塞、是贫困、是落伍。在新中国的曙光照射中,陕北交通才逐渐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更 途径向四处延长,出行方法多样可选,交通工具产生变更。闭塞荒漠变成了繁荣热烈,交通不便已经成过往,发达的物流取代了人扛畜驮。

正是有童玲一家几代人这样将青春挥洒的知识分子的声援建设,正是有了千千万勤劳浑厚、奉献在陕北大地的老乡们,才有今天大陕北翻天覆地的巨变,阡陌成新路,曲折变通途。

《岁月韶华》是榆林市民间艺术和戏曲研讨院胜利入选第九届陕西省艺术节的参赛剧目,歌唱 建设榆林的他乡人 ,由康世进编剧,李俊强导演,朱启高作曲,王晓怡、郝亮亮、李勇、王媛媛、贺斌等倾情主演。

站着你是一座山,躺下也是一道川,风风雨雨筑大道,坎坎坷坷走雄关 陕北民歌将这部剧演绎得荡气回肠。上世纪50年代末,在北京某大学留校任教的童玲毅然决毅地投身于陕北公路建设 她父亲曾经生涯战役过的处所。在黄土高坡、黄河岸边,她和沈鸿走进婚姻殿堂,成了名副其实的陕北筑路人。20年后的1977年,组织给童玲 平反 ,全家可以返京,此时她们的女儿沈向阳正赶上恢复高考,沈鸿满怀信念筹备让正在恋爱中的女儿回北京应考,童玲则保持不分开陕北,在抵触冲突中俩人不得已离婚。沈鸿回了北京,而童玲和女儿则留在了陕北。进入新时期,从事过210国道、全国第一条沙漠高速公路建设的童玲在杖朝之年又参与了黄河1号公路的建设,并与女儿女婿违法承包工程、施工违规操作进行了坚决奋斗。在一个深秋之夜,暗藏病情多年、 年令退休身未退 的童玲在 站在最大多数劳动听民的一面 的信心中走完了自己的筑路人生,留下性命中的岁月韶华

剧中的女主人公童玲,聪慧、能干、果敢、有气魄、敢拼敢闯、敢爱敢恨,她折射着无数曾在陕北建设中留下奉献足迹的知识分子的影子,他们或是下乡的知青、或是参与水利基建、交通建设的技巧人员,或是在治沙造林中呕心沥血的科研工作者 他们为这片土地奉献着青春、挥洒着汗水,许多人从此扎根陕北,成为地地道道的高原人。他们用一生书写家国情怀、书写奉献担负。

只问深情,只问盛放,只问初心,童玲来到陕北,阅历过骨肉分别、阅历过生涯艰辛、阅历过情感的曲折,也阅历骨肉亲情和人间正道的选择。作为一个女人,她蒙受着常人所不能蒙受的种种磨难,但她始终初心未改, 到祖国最须要的处所去,完成父亲的遗言,让老区的人们走出大山 。

家国情怀是什么?许多人感到 家国情怀 特殊高大上,离自己很遥远。童玲们的一生奉献就是在彰显着大爱,彰显着家国情怀。那种对爱的坚守与执着,对平常的守护与爱护,对生涯的酷爱和传递,对人性的恪守与领悟,不由自主让人为之激动,热血沸腾。

《岁月韶华》是一首横跨数十年的命运交响曲,除了主人公童玲,一个个剧中人物都被塑造的血肉饱满,他们在不同时空,面对人生时,凭着心坎的真实做出决定。他们的青春,有家国大义,有个人情怀,他们阅历着普通人的日常,也面对着性命的考验。其中如苗小川和沈向阳,面对生涯的光怪陆离,也曾走过弯路,然而他们最终做出了准确的选择。这样的人物塑造,更显得真实。

在《岁月韶华》中,苗长风、魏天成以及农民、筑路工人等的塑造也让我们看到浑厚的陕北人群像,在陕北大开发的征程中,从筚路蓝缕走到今天,浑厚仁慈、浑厚诚实一直是我们这片土地上的人致胜的法宝。苗长风有文化、懂和谐,却丝毫不改浑厚的陕北人本质,每天奔走在工地现场。魏天成的呈现,让我们看到了在闭塞的陕北,人们思想落伍,对一亩二分地的执念,然而愚蠢不是这些诚实巴交的农民的代名词,他们知错能改,一旦知道自己行动不妥,总能敏捷的矫正,捧出最大的诚意来。为了子孙后代的光亮未来,他们懂感恩、愿意付出,执着的坚守着自己对美妙生涯的憧憬。

众人拾柴火焰高, 二十年熬过冬来走过春,二十年冒过雨来顶过风, 二十年公路修在山顶顶,二十年情感温暖人心心 。在人们共同的尽力下,才有今天大陕北的四通八达,通畅的交通物流才让这片土地欣欣向荣,越来越繁荣。

毋容置疑,《岁月韶华》主人公童玲在剧中是个大写的人,是黄土地上铮铮铁骨的好汉,其实剧中童玲的丈夫沈鸿这一形象的塑造也尤为感人。这是一个着意要做普通人的知识分子,他的才干、抱负在剧中被一略而过,他的身份是恋人、丈夫、女婿、父亲,一个温情脉脉的男人。他所寻求的始终是家庭的协调、家人的相伴,但为了妻子的事业,他一次次让步作出宏大的就义。他深爱自己的家乡北京,但却将半生岁月托付给了陕北,他想让孩子回到北京,却尊敬了女儿因爱情和迷恋所做出的的决定。在剧中,因为始终无法释怀的乡愁,他赌气选择了和童玲离婚,可他在往后的岁月中他依然深爱着妻子,默默在北京照料着岳母,遥望着陕北怀念爱人。我们可以确定,如果不是因为童玲的猝然离世,他和妻子最终还是会选择复合,美满的走完一生。所以,看似半路逃兵的他,也是将一生韶华托付给陕北的人。

现在社会的熙熙攘攘,人们总是会爱慕那些所谓的胜利人士,因为他们拥有太多财富、位置、势力 《岁月韶华》这样的正能量大剧,让我们又一次苏醒,唤醒我们的迷失,在激动之余庆幸自己还能拥有情怀,从而持续用力地生涯着、爱着、恨着、生长着,活得坦荡,活得淋漓尽致,有如一的初心。

观赏剧中波涛起伏的故事, 剧中婉转的陕北民歌、特点鲜明的陕北大山大川背景更是让人心潮澎拜。越是民间的,就越是世界的,充斥韵味的信天游,过细表示人性之美,又豪放浮现中国气派,构建了地区特点浓重的风情画卷。

如何让创作真正成为有灵魂、有情怀、有生涯、有力度的诚意表达,是须要认真探讨的课题。《岁月韶华》最主要的特征是它身上体现的 榆林制作 ,有故事、有创意、又有精心的编创,胜利体现风土人情,又应用丰盛的剧情唤醒最辉煌的人性内在,这部作品应当又是榆林文化的一个新创举。等待《岁月韶华》能走出全省、走红全国,让文化在榆林建设中的脉动更强劲。

李苗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