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门石潭谢雨,道上作五首。潭在城东二十里,常与泗水增减清浊相应。


簌簌衣巾落枣花,村南村北响缲车,牛衣古柳卖黄瓜。

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门试问野人家。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枣花纷纭落在行人的衣襟上,村南村北响起车缫丝的声音,古老的柳树底下有一个身穿粗布衣的农民在叫卖黄瓜。
路途遥远,酒意上心头,昏昏然只想小憩一番,太阳正高人倦口渴好想喝些茶水解渴。于是敲开野外村民家,问可否给碗茶?

注释
徐门:即徐州。
谢雨:雨后谢神。
簌簌:纷纭下落的样子,一作“蔌蔌”,音义皆同。
缫车:纺车。缫,一作“缲”,把蚕茧浸在热水里,抽出蚕丝。
牛衣:蓑衣之类。这里泛指用粗麻织成的衣服。《汉书.食货志》有“贫民常衣牛马之衣”的话。
漫思茶:想随意去哪儿找点茶喝。漫,随便,一作“谩”。


参考材料:

1、陆林编注 .宋词 .北京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1992年11月版 :第75-76页 .

2、李静 等 .唐诗宋词鉴赏大全集 .北京 :华文出版社 ,2009年11月版 :第251页 .

译文及注释二

译文
衣巾在风中簌簌作响,枣花随风飘落。村南村北响起纺车缫丝的声音。穿着麻布衣裳的农人坐在老柳树下叫卖着黄瓜。
我酒意上心头,一路上都昏昏欲睡。艳阳高照,又使人口渴难忍。敲敲一家农人的院门,看他可否给一碗浓茶解渴。

注释
⑴浣溪沙:词牌名。
⑵徐门:即徐州。谢雨:雨后谢神。
⑶簌(sù)簌:花落的声音,一作“蔌蔌”,音义皆同。此句谓枣花纷纭落在衣巾上,句法倒装。
⑷缫(sāo)车:缫丝车,抽丝工具。缫,一作“缲”,把蚕茧浸在热水里,抽出蚕丝。
⑸牛衣:蓑衣之类。这里泛指用粗麻织成的衣服。《汉书·王章传》“章疾病,无被,卧牛衣中”。宋程大昌《演繁露》卷二《牛衣》条:“案《食货志》,董仲舒曰:‘贫民常衣牛马之衣,而食犬彘之食。’然则牛衣者,编草使暖,以被牛体,盖蓑衣之类也。”此处指卖瓜者衣着粗劣。或谓本作“半依”,如曾季貍《艇斋诗话》:“予尝见东坡墨迹作‘半依’,乃知‘牛’字误也。”
⑹漫思茶:想随意去哪儿找点茶喝。漫,随便,一作“谩”。因为十分渴,想随意喝点茶,所以不管哪个人家,都想去敲门试问。苏轼《偶至野人汪氏之居》:“酒渴思茶漫扣门”,与此两句意同。皮日休《闲夜酒醒》:“酒渴漫思茶”,盖即此语所本。
⑺野人:农夫。


参考材料:

1、陆林编注.宋词.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2年11月版:第75-76页

2、李静 等.唐诗宋词鉴赏大全集.北京:华文出版社,2009年11月版:第251页

赏析

这首《浣溪沙》词是苏轼43岁在徐州任太守时所作。公元1078年(元丰元年)春天,徐州产生了严重旱灾,作为处所官的苏轼曾率众到城东二十里的石潭求雨。得雨后,他又与百姓同赴石潭谢雨。苏轼在赴徐门石潭谢雨路上写成组词《浣溪沙》,共五首,这是第四首。作品描写他乡间的见闻和感受。艺术上颇具匠心,词中从农村习见的典范事物入手,意趣盎然地表示了浑厚的乡村风味。清爽朴素,清楚如话,活泼逼真,栩栩传神,是此词的明显特点。此词上片写景,下片抒情。须要指出的是,这首词中所写的景,并不是一般情形下通过视觉形象构成的统一的画面,而是通过传入耳鼓的各种不同的音响在诗人意识的屏幕上折射出的一组联续不断的影象。

这首词是苏轼在徐州(在今江苏省)作官的时候写的。依照当时的迷信风气,一个关怀农事的处所官,天大旱,要向“龙王爷”求雨;下了雨,又要向“龙王爷”谢雨。这首词就是苏轼有一次途经农村去谢雨,记下的见闻之一。

“簌簌衣巾落枣花”,依照文意原来应当是“枣花簌簌落衣巾”。古人写诗词,常常依据格律和修辞的须要,把句子成分的顺序加以调动,这里就是如此。“簌簌”,是形容枣花纷纭落下的样子。“衣巾”,是衣服和头巾。古代服装,男人往往戴头巾。枣树在初夏开出黄绿色的小花。作者不是从旁边看到落枣花,而是行经枣树下,或是伫立枣树下,这样枣花才干落到衣巾上。接下去,“村南村北响缫车”。“缫[sāo]车”,一种抽取蚕丝的手摇工具。村庄里从南头到北头缫丝的声音响成一片,本来蚕农们正在紧张地劳动。这里,有枣花散落,有缫车歌颂,在路边古老的柳树下,还有一个身披牛衣的农民在卖黄瓜。“牛衣”,是一种用麻或草编成的,用来笼罩牛身的织物,这里指蓑衣一类的东西。上片三句,每一句都写出了风景的一个方面。这一次苏轼偶然来到农村,很敏感地抓住了这些特色,特殊是抓住了枣花、缫丝、黄瓜这些富有时令特点的事物,把它们勾勒出来。简略几笔,就点染出了一幅初夏时节农村的风气画。

这首词,不仅是写景,还记了事。在下片,就转入了写作者自己的运动。这时他已是“酒困路长惟欲睡”。“酒困”,是酒后困乏,阐明他上路前喝过酒了。“路长”,看来,已走过很长的路程,而离目标地还很远。“惟”,只。这句词写出他旅途的困乏。“日高人渴漫思茶”。“日高”,太阳已升得很高。在初夏的太阳下赶路,觉得燥热、口渴,不由得想喝杯茶润喉解渴。“漫”,这里是情不自禁的意思。口渴,须要喝茶;困乏,大概也想借茶解困。于是他“敲门试问野人家”。“野人家”,乡野的人家,即乡下老百姓。苏轼当时是一州的行政长官,笔下称当地农民为“野人家”,正出于他当官的口吻。但是“试问”两字表明他并没有什么官气。他没有命令随从差役去索要,而是自己亲自去敲一家老百姓的门,客气地同人家磋商:老乡,能不能给一点茶解解渴呀?

就这样,用简略几句,既画出了一幅很有生涯气味的农村画图;又记下了一段向老乡敲门讨茶的阅历,这是他平凡深居官衙中接触不到,因而觉得新颖有趣的。这首词似乎是随手写来,实际上文字活泼传神,使一首记闻式的小词,获得了艺术的性命。这就是古典诗词中所讲求的“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作者为何要“敲门试问”呢?1.他是一个体恤民情、爱民如子的好父母官,谦恭有礼,不会贸然闯入农家;2刚刚在旱灾后求得雨,主人可能外出下田耕作,并不在家,所以他要试探一下家中是否有人在。

《浣溪沙》词中“簌簌衣巾落枣花”一句,实为“枣花簌簌落衣巾”的倒文;杜甫《秋兴》一诗中有“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原意为:鹦鹉啄余香稻粒,凤凰栖老碧梧枝。主宾倒置的同时,宾语“香稻粒”、“碧梧枝”还被拆开分属主宾地位。对于古典诗歌诗句的倒置,清人响亮吉说:“诗家例用倒句法,方觉奇峭活泼”。

《浣溪沙》全词有景有人,有形有声有色,乡土气味浓郁。日高、路长、酒困、人渴,字面上表示旅途的劳累,但转达出的仍是欢乐喜悦之情,传出了主人公县令体恤民情的精力风貌。这首词既画出了初夏乡间生涯的真切画面,又记下了作者路途的阅历和感受,为北宋词的社会内容开拓了新天地。


参考材料:

1、李静 等 .唐诗宋词鉴赏大全集 .北京 :华文出版社 ,2009年11月版 :第251页 .

鉴赏

这首词是苏轼在徐州作官的时候写的。依照当时的迷信风气,一个关怀农事的处所官,天大旱,要向“龙王爷”求雨;下了雨,又要向“龙王爷”谢雨。这首词就是苏轼有一次途经农村去谢雨,记下的见闻之一。

此词描写他乡间的见闻和感受。艺术上颇具匠心,词中从农村习见的典范事物入手,意趣盎然地表示了浑厚的乡村风味。清爽朴素,清楚如话,活泼逼真,栩栩传神,是此词的明显特点。此词上片写景,下片抒情。须要指出的是,这首词中所写的景,并不是一般情形下通过视觉形象构成的统一的画面,而是通过传入耳鼓的各种不同的音响在诗人意识的屏幕上折射出的一组联续不断的影象。

“簌簌衣巾落枣花”从枣花落到衣巾上的声音开始,反应了一位关怀国民生涯的太守对雨后农村新气象的喜悦之情。作者在“谢雨道上”,经过长途跋涉,加之酒意未消,日高人困,不免有些倦意。突然,“簌簌”之声传来耳际,并好像有什么东西打在身上和头巾上。这时,他才意识到:这是枣花落在身上。枣花落在衣巾上的声音是轻微的,但在作者的耳里却是那么逼真。接着,耳边又传来吱吱呀呀的声响,越往前走,这响声便越浓,从南,从北,从四面八方传来,不用看也不用问,这是作者熟习的缫车的响声。“村南村北”概括“缫车”声,阐明作者听得多么认真,多么仔细,多么高兴。从响声中,作者意识到,他已进入村中了。这时,突然一阵叫卖声传入耳鼓,定睛一看,本来是一位披着“牛衣”的农民坐在古老的柳树荫中,面前摆着一堆黄瓜。“牛衣古柳”,作者换一个角度来写他对蔬菜丰产的喜悦心境。三句话,三个画面,似乎东鳞西爪,毫无接洽。可是用谢雨的路上这条线串起来,就让人觉得这幅连环画具有很强的立体感。这一组画面,不仅颜色美,而且有音乐美。无论是簌簌的落花声,嗡嗡的缲车声,还是瓜农的叫卖声,都富有浓郁的生涯气味,活泼地展示出农村一派欣欣向荣的气象。

上片写的是农村生产劳动的忙碌气象,下片转入写谢雨途中行路的艰辛,突出作者的感受和意识运动。“酒困路长惟欲睡”是对上片的弥补。在构造上,这一句又是倒叙,它阐明前三句之所以从听觉方面来写,重要是因为酒意未消,路途遥远,人体困倦,故而写下来的只不过是睡眼朦胧中听来的片段,并非是视觉构成的完全统一的画面。“日高人渴”两句,虽然写的是由于口渴而急于到农民家里觅水的意识运动,但同时也反应了作者不拘小节、随遇而安的性情特点。走了一村又一村,这时已是日高天热,人也走得口干舌燥,加上酒困,睡意也上来了,不由得想起以茶解渴,以茶提神。“试问”一词用得十分讲求,既写出了作者满怀盼望想讨杯茶解渴的心境,又担忧农忙季节,农家无人,自己不便贸然而入的心境。信笔写来,不事雕琢,但却栩栩如生,描绘出一位谦恭平易近人的知州形象,将一位太守与普通农民的关系写得亲热自然。“敲门试问野人家”,词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词人敲门的成果怎样,喝到茶没有,农民是怎样接待他的,词中未作一个字的交代,留给读者去想像,更是余味无限。这就是古典诗词中所讲求的“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

《浣溪沙》词中“簌簌衣巾落枣花”一句,实为“枣花簌簌落衣巾”的倒文;杜甫《秋兴》一诗中有“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原意为:鹦鹉啄余香稻粒,凤凰栖老碧梧枝。主宾倒置的同时,宾语“香稻粒”、“碧梧枝”还被拆开分属主宾地位。对于古典诗歌诗句的倒置,清人响亮吉说:“诗家例用倒句法,方觉奇峭活泼”。

全词绘景真切形象,栩栩如生,叙事清爽淡雅,脉脉含情,为宋词词境的拓展作出了贡献。


参考材料:

1、周汝昌 等 .唐宋词鉴赏辞典(唐·五代·北宋) .上海 :上海辞书出版社 ,1988年4月版 :第737-738页

2、李静 等 .唐诗宋词鉴赏大全集 .北京 :华文出版社 ,2009年11月版 :第251页 .

创作背景

这首词是43岁的苏轼在徐州(今属江苏)任太守时所作。公元1078年(北宋元丰元年)春天,徐州产生了严重旱灾,作为处所官的苏轼曾率众到城东二十里的石潭求雨。得雨后,他又与百姓同赴石潭谢雨。苏轼在赴徐门石潭谢雨路上写成组词《浣溪沙》。


参考材料:

1、李静 等.唐诗宋词鉴赏大全集.北京:华文出版社,2009年11月版:第251页

起源:古语文网https://guyuwen.com/p/1568163682.html

苏轼(1037-1101),北宋文学家、书画家、美食家。字子瞻,号东坡居士。汉族,四川人,葬于颍昌(今河南省平顶山市郏县)。一生仕途坎坷,学识广博,天资极高,诗文书画皆精。其文汪洋恣肆,清楚畅达,与欧阳修并称欧苏,为“唐宋八大家”之一;诗清爽豪健,善用夸大、比方,艺术表示独具作风,与黄庭坚并称苏黄;词开豪迈一派,对后世有宏大影响,与辛弃疾并称苏辛;书法善于行书、楷书,能自创新意,用笔丰腴跌宕,有天真烂漫之趣,与黄庭坚、米芾、蔡襄并称宋四家;画学文同,论画主意神似,倡导“士人画”。著有《苏东坡全集》和《东坡乐府》等。 ❤ 24篇作品